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孤舟阅读网 > 小说神话 > 说呼全传

第四十回 呼家将力歼庞奸 宋仁宗封赠团圆

说呼全传 | 作者:佚名 | 更新时间:2017-06-27 21:33:16
推荐阅读:三国演义如意君传西游记武则天四大奇案春阿氏谋夫案明史演义明清奇案《雍正剑侠图》(童林传)红楼梦说唐全传
第四十回 呼家将力歼庞奸 宋仁宗封赠

碛茫茫塞草肥,高山岭上暮云飞。

河北望天连海,苏武曾将汉节归。

且说呼家弟兄同了金龙、迎凤出了雄关,前面已是高山寨。延龙道:“哥哥,那边有人追来了。”延庆听了,就勒住马头一看,便道:“我们且慢走。”金龙道:“不妨迎上前去。”

那山上追来的女将叫道:“二位姐姐,可是同呼家将新唐借兵么?”金龙便道:“你是何人?在此乱呼乱叫?”刘定金道:“俺姊妹三个,因庞贼起了官兵围住了三家村,说道抢亲,吓得俺爹爹只是摇头,外面又是金鼓暄天,俺同胜金、赛金两个妹子,带了三百女兵,就与庞贼决战,杀掉他五六个将官,千把多兵,那庞贼也就逃了。俺想庞妃此去,必要再来争战,故此俺妹妹也是到新唐去。那晓到了这里,有一班人赶来拉住,说什么大王要俺的买路钱,那时俺恼将起来,把这班喽罗杀退,谁想又有许多喽罗飞奔到来,架起朴刀砍来,掩妹妹女兵就与他们厮杀,不道杀了他几十个喽罗,那知山上又跑下二三百个人来,说俺杀了他的大王,要俺做他的寨主。俺姊妹一想,也罢,在此权做个寨主。今日看见姐姐是中原来此,故尔动问。”延庆道:“三位既是要到新唐,我们一同去罢。”倏尔就离了高山。

一路行来,将有半月,不觉已到天定山了。那探子看见延寿到来,疾忙飞报上山,说道:“驸马爷,俺家的小将军都到了。”那守勇、守信听了,便道谢天地,那延庆、延龙、延豹、延寿同了刘定金、胜金、赛金、金龙、迎凤,一齐上山见了,守勇便问:“我儿到京,见了八王,可曾求他请诏?”延庆道:“爹爹,孩儿们到了八王府里,八王就实实在在问话,孩儿也细细告诉了他,就求他请诏。八王说道:‘明朝上朝去看下落。’那晓八王正讲,恰好朝廷召他进殿议事。八王将孩儿告诉他的话奏闻了,谁想朝廷总不肯准。八王又把庞妃勾通四虎,谋害太子;听了庞妃废弃正宫;庞集结 弄权这几端的事奏了,朝廷才肯准了除奸,八王就请了一道察佞除奸的敕命,那时八王就退朝,回来与孩儿讲了这话,就给付一道御劄,教孩儿们速回新唐,禀知爹爹、叔叔商议统兵前去。”

守信道:“哥哥,这方得八王出面请了这道敕命。”守勇道:“就是俺的祖父在冥冥中也感激不尽了。”守信道:“哥哥,明日黄道吉日,我们先去拜谢了大王,就起兵前去可好?”守勇道:“既如此,一齐进去。”那呼守勇、呼守信、呼延龙、呼延豹、呼延寿、王金莲、 三娘、祝素娟、张金定、柳迎烟、刘定金、胜金、赛金、金龙、迎凤、齐月娥、翠桃姐、呼碧莲、呼梅仙一同来到里边拜谢。那齐国宝道:“呵!今日你们到来,却是为何?”守信道:“小婿承蒙岳父厚恩,俺哥哥嫂嫂说一向叨了岳丈的福庇,因明日黄道大吉,就要起兵前去,故此今日一同到来拜谢岳丈的大恩。”国宝道:“贤婿,你令兄令嫂都是至戚,何必这般称谢。既如此,贤婿你同了兄嫂令侄各位公主到庭上请坐,俺备水酒一杯,聊为一饯之敬。”守勇道:“俺一家在此叨蒙大王眷顿,不知此恩将何以报?今日又要大王费心,何以克当?”国宝便道:“今日是个家宴,眼前都是骨肉至亲,依次序坐罢了。”宴间,国宝道:“俺正宴请教,这除奸诏可是甥儿面圣求来的么?”延庆道:“我们弟兄求的是八王爷 ,那八王看我弟兄求得哀切不过,朝廷也是差了太监来请。八王见了仁宗,就把俺救太子的话启奏明白,朝廷就写一道察佞除奸的敕命, 八王爷 给俺家作个劄符。”国宝道:“那八王的恩德也不小哩!”说完了这一番话,不觉已是天色微明。守勇道:“天色已明,我们谢了宴,大家好去收拾起兵了。”齐国宝道:“你们既择吉行兵,俺也不好苦劝饮酒,俺在此眼望捷旌旗,耳听好消息。”那齐雄说道:“爹爹,孩儿陪送妹子前去。”国宝道:“你既陪送妹子去,路上不可生事。”齐雄道:“爹爹不必记念,孩儿晓得。”忽听一声炮响,三军立即收拾行装;营前又放两个大炮,众军兵拔寨收营;又放了三个大炮,那些军兵一齐披挂,止马起行。那守勇道:“中军官,你可曾吩咐众将官,须得离关十里扎营安歇。”中军道:“小将奉了将军的令,立刻就传令大小三军的了。”

一路行来,未及半月,不觉前面已到雄关。中军就禀令,放炮安营,雄关总兵花万年问道:“那里放炮?”家将道:“待去看来。”家将看了,急忙禀道:“那放炮的是奉旨除奸察佞的呼家将,在关外扎营安寨,所以放炮。”那花总兵想道:难道呼家将是俺女儿扮做差官,拿了令箭放他过去的此老么?花爷满肚疑想,忽中军禀道:“外面有新唐来的呼家将,他说是奉旨进京去察佞除奸的。”花爷道:“请他进来。”中军便道:“呼将军请会。”

那延庆来到里边,见了花爷,便道:“前蒙老将军发出令箭,又承令爱扮了差官,放俺兄妹出关,俺今奉了朝廷敕命进京,特来拜谢。”花爷道:“今朝廷隆眷,令祖的冤就可雪了。”延庆道:“老将军请上,俺就此拜别了。”花爷道:“小将军回营,代俺多多拜上各位将军。”

延庆作别回营,就传令放炮,拔寨起行。来到关前,那晓花万年的儿子花荣、花贵把关,不肯开放。守信取了两个铜锤在那里同花荣、花贵争闹。不道他的家将报道:“花爷,两位公子同那呼家在那里闹哩。”花总兵听了,急忙到关,便道:“畜生,你在此做甚么?”花荣、花贵道:“孩儿奉了爹爹将令在关把守,那呼家到来叫关,孩儿不肯开,他说不开就要打进关来了。”花爷道:“那呼家叫关,就恢禀令,那有争闹的道理?”延庆正在关前喧嚷,花爷道:“你呼家将既奉旨进京,有什么凭证?”延庆道:“怎么没有凭证?”就把这劄符展开,说道:“花将军请看。”花爷道:“既有凭证,且开了关放他过去。”那关上过了十多万番兵,延庆拿这劄行送来与验,花爷正接过手来展开,要看这劄符,恰好瑞莲走来问道:“爹爹,你看什么?”花爷道:“看那呼家将的劄符。”瑞莲道:“爹爹,只怕就是女儿求了令箭放他过去的。”花爷道:“不错,俺倒忘了。”延庆道:“这位是谁?”花节道:“这是俺的小女。”延庆走来称谢。瑞莲道:“你我都是将家儿女,谁不怜谁,何必称谢?”花爷听那“谁不怜谁”这一句话,想了一会,便道:“吓!是了,讲那都是将家儿女,谁不怜谁?”花爷道:“小将军,俺瑞蓬女儿的性子最是刚烈,不道那年小将军到来,俺女儿请了令箭,放小将军过关去,足见他的智勇倒也不丑。俺想将小女配与小将军,真正一些也不错。”延庆假意推辞,花爷道:“小将军,你想‘谁不怜谁’这一句,请令放关,只此两端,可知天遣奇偶,推辞他则甚?”花爷便吩咐备下花烛,请将军同瑞莲成亲,延庆同瑞莲完了百年姻眷。延庆便道:“小婿承岳父大恩,只好后日图报。”花爷道:“儿女至亲,何说图报?”那家将道:“启上将军,那呼家将的番兵都过去了。”延庆听说,便道:“岳丈请上,小婿就此拜别。”瑞莲在旁,也就跪下说道:“女儿亦同丈夫前去了。”花爷道:“女儿同去极是,但路上须耐个性儿,凡事禀命翁姑,不可擅专。”瑞莲道:“爹爹,这些女儿都知道。”延庆同了瑞莲就上马飞行。来到大营,见了翁姑,延庆把这成亲的话说了,守勇吩咐摆宴,一家骨肉相见完毕。谈谈说说,不道天色已明。中军道:“禀上将军,前面已到飞石关了。”守勇道:“快去叫关。”那中军道:“俺呼家将到此,你们还不快些开关?”庞龙虎道:“你这反贼来了么?俺正要拿你!”

虎立刻发令,传集二十四员虎将,一万二千锐利的兵。庞龙虎道:“众将官,作速放炮开关,杀上前去!”众将道:“得令!”即忙放了三个大炮,那关已开了。龙虎领了二十四员虎将一万二千兵,一齐杀出关来,骂道:“呼家将!你这反贼,你祖宗这般威风,那样厉害,可逃得过俺家的手哩?”守勇听了大怒,骂道:“你这奸贼,还不下马受死?”龙虎同了众虎将,一齐杀将过来,谁晓延庆、延龙、延豹、齐月娥、齐雄、花瑞莲绕住大战。可怜庞龙虎被呼家将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那二十四员虎将,倒死了二十多个,庞龙虎的首级被那花瑞莲挑起槍头,杀得众将宫片甲全无。守勇就吩咐:“不必扎营了,我们就此杀到鸡鸣关去。”

呼家将一路行来,却是威风凛凛,神鬼皆惊。延庆道:“爹爹,我们一直杀上鸡鸣关去!”守勇就令众将官:“我们杀上关去!”大小三军奉了将令,领兵杀到关前。守关的家将一看,疾忙禀报说道:“三将军,不好了!呼家将已在关前,就要杀进关来了。”鸡鸣关总兵庞毛虎便道:“这反贼,俺正要寻他,他倒送上门来了。”就传了三军,吩咐快去提兵,一齐杀出关去,擒这反贼。中军飞奔到营,挑了三千人马,来到关口,毛虎看见军兵齐到,立刻放炮开关。谁想那呼家将听得放炮开关,呼延庆就杀进关来。庞毛虎又气又怕,只得挺槍迎战。延庆诈败,毛虎认他败走,骂道:“反贼,你想逃往那里去?还不快快下马受缚!”毛虎飞追下去,延庆回转马来,挺槍直刺,毛虎恰好闪过;延庆又是一槍戳来,急忙架住;延庆拨槍又戳过来,正中了他的咽喉,一 跌下马来。延庆用的是一杆勾镰槍,可怜这毛虎,被延庆的槍勾住了咽喉,拖得那手也没有,脚也不见,就是那毛虎的头,也不知拖掉在那里了。呼延庆回了营寨,把这战斗的话说了。守勇、守信听了便道:“如今关隘多打过了,我们赶路去罢。”中军农忙吩咐大小三军,听老将军命令,作速赶行前去。众将官道:“得令!”却教:

数年马上不离鞍,今日乘风过虎关。

从兹试着忠与佞,始知天理有循环。

且说庞集正想,为何这几日不见三关信来,不知孩儿在关则甚?庞集正在忧闷,忽有家将报来,说道:“三位将军都被呼家将杀死,连首级也都拿去了。”庞集听了,急忙进宫,见了贵妃,把这个话讲了。庞集哭将起来,贵妃道:“爹爹,事已如此,哭也无益。爹爹且待明日早朝,女儿一同上殿面奏的好。”

那晓朝廷正同八王叔在龙图阁与包文正议政,忽巡城御史朱可绶有机密重情见驾。黄门官飞奏到来,仁宗道:“朱可绶有何紧急重情?”八王道:“圣上何不召他进殿延问?”仁宗就降旨召见。那朱可绶奏道:“臣奉命巡城,看见呼家将的人马在王城外扎下营盘,我王必须提兵防御才好。”仁宗听了这奏,勃然大怒道:“朕想这呼家将虽有功绩,太祖、太宗之加恩于他,也不小了,就是朕登极以来,也晓得呼得模是个忠义的鲠臣,就加了他忠孝王。前庞集父女虽然挟嫌妄奏,歼灭其家,此是庞集之咎,不应统领人马到来。朕今若不提兵征讨,岂不坏了宋朝的体制?”包文正同八王奏道:“圣上仁风远布,四海咸知,臣等看那呼家子孙,不过所恶者因庞妃诳奏,无过剿灭他一门几百口。今日呼家子孙其意思日报复。自古道,君父之仇不共戴天。据臣等看将起来,庞妃屡行毒害,幸我王洪福齐天,太子得保无恙,就是元宵那一日,庞家四虎挤住太子行刺的时候,也方得呼家男女力救太子到府。止此一端,那庞集父子就该律拟凌迟。庞妃不感君恩,屡思计害太子,其罪较其父兄更甚。臣等愚见,命庞妃赐死,庞集父子革去其职,勒今回籍,则臣民忻忭,朝野肃清。呼得模之子孙,知我王如是惩罚,亦为平允,臣等观其动静,委无谋叛之心,望我王召来,他必奏明。”仁宗道:“朕依卿等所奏便了。”

仁宗回进宫来,对庞妃道:“你同庞集行的事,朕也不究你们,庞集着去了冠服,庞妃着即自尽。”那内监就剥去了庞集的冠服,缢了庞妃,那内监复了旨。仁宗即召八王同包文正到官,便道:“庞妃朕已赐死,庞集革除其职,今但召呼家将到来,应卿等保奏,朕好降旨加恩。”八王同包文正道:“臣等荷蒙我王谕旨,前去召来见驾便了。”八王同包文正出朝,就差内侍前去召那呼家将到来。

呼延庆领了人马,已经把那庞集家里杀得鸡犬不留,谁想这该死的庞集因女儿已死,自己好好的一个丞相,如今做了个百姓,正气愤回来,恰恰路上被那延庆遇见,赶来就是一刀,砍去了庞集的首级。呼守勇道:“好了,我们只要到京,杀了庞妃,就去谢恩伏罪了。”延庆道:“爹爹,不如一直到京去吧。”话犹未了,有几个内监飞马到来,说道:“呼将军,俺王爷 召你快去。”呼家将听说八王呼召,一齐同了内监到京,见了八王。那八王道:“昨日俺同包文正在朝议事,有御史奏说,呼家围了王城。那时朝廷大怒,俺同文正把你报仇的话,细细奏闻。如今庞妃已经赐死,庞集父子俱已削职为民了。”延庆道:“千岁,庞集父子都被小将杀掉了。”八王道:“既是庞集一门都死,这未你祖父的大仇已报尽了。”延庆道:“多蒙千岁匡扶,仇是报的了。”包文正同八王道:“既是呼家将齐在这里,我们就同他去谢恩吧。”

那八王同包公进朝见驾,呼家将俯伏金阶,齐道:“臣等实该万死,望我王法诛臣等,死亦瞑目。”仁宗道:“朕那年征辽去后,谁想丞相庞集误听庞妃之言,把你全家杀没,肤心深为不安。昨包丞相、老王叔等竭力保奏卿等忠勇正直,朕从宽不究外,特再沛恩编录史实,以表好良于中外。特到呼守勇为忠孝侯,妻王氏、赵氏为一品夫人;呼守信为忠勇侯,妻齐氏为一品夫人;呼延庆、呼延龙、呼延豹、呼延寿俱封为孝勇将军;祝素娟、刘定金、梁胜金、鲍赛金、张金定、花瑞莲、金龙、迎凤,柳迎烟、翠桃姐俱封为英武郡君;齐雄为副将,妻 氏封三品夫人;呼碧桃、呼梅仙着丞相包文正领回,择吉送进八王府,与太子完姻。齐国宝另召来京封职,功臣府再行建造。呼得模坟上,着礼部撰了祭文,遣八王前去设祭,以慰忠魂。祝太公夫妇子女无过屈死,着地方官建造房屋,使神魂得所,一体致祭。此朕嘉惠忠良,务须克尽厥职,勿负朕恩,故敕。”

那呼家父子、兄弟谢恩退出,又谢了八王叔、包文正。那呼守勇、呼守信立刻写书回兵。碧桃、梅仙送往八王府中,候旨择吉与太子完婚,呼家将子侄亦择吉完婚,钦赐造了功臣府第由呼家居住。延庆与妻奉旨 圆。正是:

是是非非二十年,死死生生几变迁。

从今骨肉重完整,千古芳名忠义传。
说呼全传最新章节http://www.guz520.com/shuohuquanchu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如意君传武则天四大奇案春阿氏谋夫案明清奇案龙图公案小说(包公案)薛丁山征西小说乾隆下江南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小五义小说素娥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