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孤舟阅读网 > 历史兵书 > 太平天国

第20章

太平天国 | 作者:张笑天 | 更新时间:2017-11-18 20:35:12
推荐阅读:蒙古秘史剑桥中国晚清史1800-1911年细说两晋南北朝吕氏春秋白话文北洋军阀史话续资治通鉴魏书史通两晋演义南史演义
1.东王府便殿杨秀清正在听石达开的报告,石达开说:“曾国藩的洋炮很是厉

害,湘潭、岳州、城陵矾三役,我们损失太大了。”

杨秀清问:“曾剃头现在何处?”

石达开说:“曾国藩向来高喊保卫乡梓的,现在得志猖狂,出省作战了。日前

湘军水陆并进,水师占了嘉鱼,又占了金口,离武昌只有六十里路,陆师抵达纸场,

距武昌也是六十里。他们已在攻洪山了。”

杨秀清问:“韦俊为什么不回兵?”

石达开说:“韦俊放弃城陵矾后没回武昌。武昌由国宗石凤魁、地官副丞相黄

再兴守着,有两万众。”

杨秀清说;“石凤魁怎能当此大任?”

石达开说:“石凤魁是我的远房侄子,他确实不行,粗通文墨,不诸军务。”

杨秀清说:“黄再兴也太嫩。石祥祯在哪里?”

石达开说:“他和韦俊一起奉命回天京了,尚未到达。”

杨秀清火了:“奉谁之命?”

“可能是天王之命吧?”石达开不肯把话说得太绝对。

“完了,武昌守不住。”杨秀清气得在殿里来回走着,说,“武昌必不保。”

刚说到这里,李寿春拿了一封紧急公文递上,说:“东王殿下,武昌弃守了。”

杨秀清气得用拳头擂桌子。石达开打开信函,说:“一对庸才,手里有两万精

兵,本可凭城而守,曾妖头离他们还有六十里,他们就先放弃武昌了!这回,曾国

藩可是出尽了风头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傅善祥进来说:“燕王秦日纲求见。”

“啊?”杨秀清大惊,“他怎么回来了?”

傅善祥问:“见不见啊?”

杨秀清没好气地说:“叫他进来。”

秦日纲进殿后,先喊了东王九千岁,又喊了翼王五千岁,之后静默不语了。

杨秀清问:“你北伐兵败了,是不是?”

秦日纲说:“北路官军甚多,单兵难往。”

杨秀清火愣愣地斥责道:“那就不要林凤祥、李开芳了吗?北路官军多,你说

哪一路官军少?”

秦日纲说:“徐州镇总兵百胜、徐州道王梦龄所部在西面,和春重兵二万余人

正在猛攻庐州,秦定三、郝光甲、刘玉豹的三股在正阳关,我打了几次都冲不过去,

硬拼,只能全军覆灭。”

石达开打了个圆场:“北援还是要援,找个空子才能达到目的。”

杨秀清一屁股坐下去:“你们都走吧,我心里乱,待我好好想想。”接二连三

的败绩已使杨秀清乱了方寸。

2.北王府内书房韦昌辉从外面进来,问;“你去见过东王了吗?”

韦俊不以为然地说:“天王召我回来,我见东王干什么!”

韦昌辉说:“东王权势炙手可热,你又不是不知道,日常军务大权在他手上。

他又与咱家不和,你更该不让他抓住把柄才是。”

“就你那么怕他,”韦俊讥讽地说,“你也是个王,大庭广众面前撅着屁股让

他打,你把韦家的脸都丢尽了。”

韦昌辉说:“韩信还受胯下之辱呢。这倒没什么。当时我若不挨打,他要打父

亲,那丑不是更丢大了吗?”

韦俊咬牙切齿地说:“杨秀清老贼,我真恨不能一刀宰了他。”

“小不忍则乱大谋。”韦昌辉说,“我现在想的不是与他决裂、闹翻,而是尽

量修好,让他认为我韦昌辉是羔羊,而不是虎狼,羔羊无害于他,我们也就安全了。”

韦俊说:“狭路相逢勇者胜,你这样一味退让,何时是个头?”

“会有头的。”韦昌辉自信地说,“多行不义必自毙,我冷眼看去,天王对他

也是故意放纵,让他把骄横之心尽量露出来,等到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地

步,我想,就到时候了。”

韦俊向来佩服北王的智谋,北王的成败利害的分析使他的烦恼减轻了不少。

韦玉娟气哼哼地进来了,因为韦俊在场,她还是先同他打了个招呼:“四哥什

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韦俊说,“怎么了,好像生气了?嘴噘得能挂头驴。”

韦玉娟说:“都是大哥干的好事,他想巴结东殿,却卖他妹妹。”说着掉下眼

泪来。

韦俊看着韦昌辉问:“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对小妹来说是好事嘛,”韦昌辉说,“我给她找了个婆家。”

韦俊问:“把小妹嫁到东殿去?”

“杨辅清。”韦昌辉说,“其实,杨辅清除了姓杨而外,哪样都好。”

韦俊问:“那倒是。杨辅清一表人才,为人也真诚。虽然这样,我看这门亲事

做不得。韦家与杨家已势不两立,为何要害小妹呢?”

韦玉娟说:“大哥没安好心。”

韦昌辉道:“小妹你可冤枉哥哥了。我是想一石二鸟,既给你找了个好男人,

又修补了杨、韦两家的裂痕,这有什么不好呢?”

韦玉娟说:“我告诉爹爹,他骂你香臭不知,没骨气,他要拿拐杖打你呢。”

韦昌辉说:“不能听他的。他在东王府跪了一个时辰,肚子里的邪火一直没有

发完呢。”

韦俊说:“我看,弄不好是一厢情愿。你去巴结讨好东殿,人家不一定买你的

账呢。”

韦昌辉说:“我请了个大媒人,是东殿最红的傅善祥,她答应去给说和。”

韦俊说:“只要她应了,此事倒是有九分希望了。哎,大哥,这傅善祥那么一

个聪颖的美人,也甘愿受那瞎乎乎的杨秀清的玩弄?”

韦昌辉说:“宫帏之事,说不清了,我的意思,你明天赶快去见东王,夜长梦

多,他肯定有疑心。”

韦俊说:“好吧。”他现在反过来也来劝韦玉娟了,“小妹,为了咱韦家一门

能相安无事,你委屈点吧。好在杨辅清这个人还不错。”

韦玉娟说:“你也不是好人。”

两个哥哥都笑起来。

3.东王府洪宣娇全副披挂,怒气冲冲地来到杨秀清议事的便殿,连“九千岁”

也不喊,径直闯入。

杨秀清对她向来高看一眼的,他问:“有什么事吗?怎么气势汹汹的?”

洪宣娇用质问的口气说:“听说二次援军又败回来了?”

杨秀清立刻明白她的来意了,就笑着故意激她:“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呀?”

洪宣娇说:“天朝百姓也有关,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呀!”

杨秀清说:“秦日纲没有打过去。清妖在河南山东布下了重兵。”

“那就不管林凤祥他们死活了?”洪宣娇一副质问的口气。

“这正是我质问泰日纲的话。唉,我和你一样的心情。”他说得很动情,洪宣

娇的火气一下子消了一半。

杨秀清说:“近来西线不利,湘潭、岳州、武昌三大仗,全败在湘军手里了,

南、 北都吃紧,和春又在攻皖北,我得把兵力筹划一下。林凤祥、李开芳久经

沙场,足智多谋,纵然身陷绝地,他们也能支撑一阵子的,不用担心。”

“你说得轻巧。”洪宣娇说,“既然如此,你派我带兵北上吧。”

“你?”杨秀清笑了,他笑的是洪宣娇把北伐看得如此容易。

洪宣娇感到受了轻蔑,她问:“你信不过我吗?”

“我不是看不起你,秦日纲统重兵北上都受阻了,你领女兵上去,我怎么能放

心呢?”

“我主意已定,我非去不可。”洪宣娇说。

“那你去找天王吧。”杨秀清决定把球踢给洪秀全,“你哥哥如果同意,我绝

不阻拦。”

洪宣桥一扭身,气冲冲地走了。

4.洪宣娇宅第门外一路走着, 元拔对洪宣娇说:“东王不发救兵没关系,我

和你两个人去,把靖 侯救回来。”

洪宣娇笑了:“光救回一个靖 侯,那么多将士都扔下不管了?”

元拔说:“我救不了那么多人啊!”

洪宣娇说:“傻瓜,若是为了逃命,凭林凤祥的本事,他随时都能脱身,他作

为三军统帅,怎么能只顾自己逃命呢?”

元拔问:“那我们怎么办?”

“明天我再去向天王请兵。”洪宣娇说。

“早该找天王。” 元拔说,“放着自己的哥哥不求,去找什么东王。天王准

答应。”

“不一定。”洪宣娇说,“我早料到了,到天王那也得顶回来。”

“不会。不信咱俩打赌!” 元拔天真地说。

“不用打赌,打赌你准输。”

他们走到宅第门口时,忽见谢满妹在门口转来转去的。洪宣娇问:“在门口转

什么呢?”

谢满妹像见了久别的亲人一样跑上来,拉住洪宣娇的袖子,未曾说话,眼泪辟

里啪啦地掉下来。

“怎么了?”洪宣娇拉着她进院子,说,“哭什么,看你这可怜样,没娘孩似

的。”这一说,谢满妹更哭起来没完了。

5.洪宣娇家客厅洪宣娇拧了个手巾把递给她擦泪,她却摇在嘴上呕了起来。

洪宣娇问:“你病了吗?”

谢满妹摇摇头,刚要张口说话,又呕起来,呕得脸红脖子粗。

盯着她,洪宣娇好像明白了,她指着谢满妹问:“你……闯出祸来了,是不是?

你呕什么?是不是怀上孩子了?”

一语说中要害,谢满妹哇一声大哭,扑到洪宣娇怀里说:“姐姐,救救我,只

有你能救我了……”

元拔走进屋子送开水,一见谢满妹哭得这么伤心,他问:“谁欺侮你了?我

替你去出气!”

“没你的事,你出去。”洪宣娇吆喝走了 元拔,对谢满妹说,“早就警告过

你,不听我话,弄出事来了吧?别哭,哭有什么用?没有人知道吧?”

谢满妹抽抽噎噎地说:“我这几天总呕吐,有人报告东王去了。”

洪宣娇的头轰一下像要炸开。她推开谢满妹埋怨道:“该死!你怎么早不来告

诉我,你发昏了吗?你自己怎么回事还不知道吗?到了呕吐的地步,都叫人家发现

了,你才来告诉我,我也救不了你了。”

谢满妹跪了下来,说:“我死了不要紧,肚子里的孩子没罪呀球求你,姐姐,

你是最疼我的……”

洪宣娇长叹了一口气,问:“什么人这么坏,跑去告诉了东王?”

谢满妹说:“你还记得那个胖丫头吗?”

洪宣娇用心思索着:“哪个胖丫头?”

“打军旗的正持旗呀!”谢满妹说。

“是她告的密?”洪宣娇问。

谢满妹点点头。

“你一定得罪她了。”洪宣娇说,“她傻乎乎的,没心眼的人啊。”

谢满妹说:“有一回,我看见她和厨师在一起躺着,那厨师在她身上摸摸索索

的,我把她训了一顿,打了二十军棍,她记仇了。”

“你这人!”洪宣娇埋怨道,“自己屁股底下有屎,还敢去指责别人屁股不干

净!这种事,天朝抓也抓不完,谁没有七情六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了,你偏

认真,这回报应了吧?”

谢满妹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不出声。

“行了,别哭了,肠子海青了也没用了。”洪宣娇说,“我先去东殿打听打听,

若只是告到陈承瑢、李寿春或者傅善祥那里,就有希望把这事压下去。”

谢满妹说:“若真到了傅善祥那里,还有好吗?谁不知她和东王是怎么回事!”

洪宣娇说:“我冷眼观察,傅善祥这个人挺 和,不张狂,也通情理,她在暗

中替东王抹平了好些事。”

谢满妹说:“我都有点不敢回去了。”

“发昏当不了死!”洪宣娇戏谑地说,“现在胆小如鼠了,当初男欢女爱的劲

头和胆子哪去了!”

谢满妹一声不吭。

“先回去。”洪宣娇说,“你不回去倒会引起大家疑心。”

6.燕王府门前一匹滚瓜流油的枣红马惹来好多人围观,燕王的牧马人秦三正在

用铁刷子刮出杂毛,为马梳理。人们啧啧称赞,有的说:“这真是宝马。”有的说

:“十两银子换不来。”

秦三说:“十两?一百两你也别想,这是燕王斩杀清妖大将得来的,在百步以

外取上将之头,一眨眼的事儿。”

正在吹牛,有一个有全副仪仗排场和随从的官员乘轿经过,市民有的下跪,有

的躲开。只有秦三理也不理,仍旧刷他的马。

燕王府守门人捅了秦三一下:“还不跪下?那人是东王的同庚叔杨茂林。”

秦三说:“他是同庚叔有什么威风的?”

坐在轿中的杨茂林一眼发现了刷马的秦三居然蔑视他不跪,立刻喝令随从停轿,

他从轿子里下来,说:“去肥那个无父无君的狗东西捆来,打二百鞭子!”

随从们一窝蜂上来,不管秦三怎样叫喊,当场撂倒,一阵皮鞭抽过去,抽得素

三满地打滚,爹一声妈一声地叫,衣服抽成了布条儿,满身是血。

杨茂林还不解气,见远处黄玉昆骑马带随从过来,就上前拦住了轿,说:“卫

天候,这事正好你管,这个人见我过来,竟敢不跪,依然刷他的马! 你处置吧,

我等回话。”

有看热闹的小声说:“这回有好戏看了!一个是东王的同庚叔,一个是翼王的

老泰山。”

黄玉昆看了看打得满身血痕爬不起来的牧马人,赔笑对杨茂林说:“我看算了

吧,大人已经鞭打过了,就不必再为难他了。他是个无知的马夫。”

“我为难他了?”杨茂林一听吹 子瞪眼睛起来,“好啊,天京城宫官相护,

没地方说理去了!”

黄玉昆笑笑,上马离去。

杨茂林也气冲冲地上轿走了。

7.翼王府一家人正在吃饭,摆了五大桌,只有石达开、黄玉昆另坐一小桌。

石益阳端着一碗饭笑眯眯地凑到石达开跟前,冒了一句英语:“艾姆汉格芮!”

黄玉昆说:“益阳又说洋话了!什么……格芮,是什么意思?”

石益阳说:“是我饿了的意思。”

石达开说:“一回天京就去找卢威廉学英语了吗?”

“卢威廉回英国去了,给我留了个地址呢,现在我是跟吟喇学英语呢。”石益

阳说,“我也要在这桌吃。”

石达开真的为她搬过一张椅子来。

黄玉昆说:“你真的把她 坏了。”

石达开说。“谁让咱家就这么一个公主了呢!”说着给她夹了一块成水鸭。

黄玉昆说:“今天我真想打那杨茂林一顿出出气,他太仗势欺人了,狐假虎威。”

石达开劝慰道:“还是不惹东殿的好。这半年来,东殿的人更有恃无恐了,前

几天竟把他们门前的旗杆加高三尺,比天王府还高一尺,这是不是东王授意就不知

道了。”

黄玉昆说:“一味地息事宁人也不是良策,你和北王也是千岁爷,你们该在天

王面前进一言,我担心不久之后会有阅墙之祸,到那时就晚了。”

石达开说:“我何必出这个头?韦昌辉倒是常在天王面前说几句,没有不透风

的墙,东王把他看成是眼中钉,不然怎么会当众杖责?”

“明哲保身固然是对,可为天朝命运计,也不可听之任之。”黄玉昆说。

“我知道了。”石达开说,“相机行事吧。我冷眼观察,天王并非不想迎其锋、

削其权柄,我想是时机不到。”

“天王这是养痈成患。”黄玉昆说,“到后来还不是自食其果。”

石达开笑道:“等到痈疽长到致命的时候,就自己溃烂了。”

这时,一个牌刀手神色紧张地跪到石达开桌前,说:“祸事来了。东殿来了一

帮差役,拿来了东王诰谕,他们说,翼王要护短不办,他们就冲进来抓人。”

黄玉昆一听脸就黄了,他已意识到必定是杨茂林在杨秀清跟前拨弄了是非。

石达开从他手上拿过东殿的公文,看了看,说:“真是无法无天了,为了岳父

你没忍心再杖打那个马夫,现在东王令我将你抓起来治罪。”

石益阳说:“难道天下是东殿的天下吗?找天王评理去!”

石家正在吃饭的大小男女全都站了起来,一阵躁动、喊叫,人人脸上是不平之

色,有的年轻人甚至喊“跟东殿拼了”!

石达开生恐事情闹到不可收拾地步,就大声说:“住口,都各干各的,与你们

无干,倘有谁再 言乱语给翼殿惹来祸事,绝不轻饶。”

这一说,才算镇住了混乱场面。

黄玉昆把额头镶有玉石的帽子摘下来往地上一掼,说:“我这个卫天侯不当了!

我也不受这样的气!”

石达开劝也不是,抓他更不是,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好了。

8.东王府承宣厅洪宣娇焦急地等待着,在空旷的屋子里走来走去。这时傅善祥

来了,脸上带着笑容,同洪宣娇打招呼说:“洪丞相来了一会了吗?”

洪宣娇说:“我在等陈丞相。”

傅善祥说:“事情我都知道了。我知道你是为谢满妹的事来的,陈承瑢就是经

办此案的人,你还不知道吧?”

“这老狐狸!”洪宣娇愤愤地说,“他还假惺惺地替我去求东王呢,让我在这

傻等,他人呢?”

“他惹祸了。”傅善祥向门外看看,小声说,“他倒是真的去找东王替谢满妹

求情了,他叫东王训斥了一顿,加上他为黄玉昆的事也求了情,两罪并罚,挨了五

十大板,现在趴在公事房的长凳上,都起不来了。”

洪宣娇呆了一下,说:“这么说,谢满妹没救了?”

傅善祥说:“东王正在气头上。他说正好拿谢满妹杀一儆百,他说他知道很多

天国里的男女不守营规,私下里干苟且偷欢 的事。又都不举报,可算抓住了一个,

岂可轻饶?”

洪宣娇一阵阵难过,忍不住发牢骚说:“人都是凡胎肉身,谁也不是生下来的

佛祖,这规矩定得莫名其妙,有的人能搂着几个女人睡觉,却叫别的人禁欲,这不

公平。”

此言既出,不但傅善祥为之震惊,她自己也吓了一跳,而且话里藏锋带刺,傅

善祥听了一阵脸红,她不知道洪宣娇是不是在对她旁敲侧击,她不敢惹洪宣娇,就

尴尬地笑笑,说:“那,我走了!”

洪宣娇一不做二不休地说:“你去报告东王吧,我在这等着他派人来抓!不是

连翼王的岳父都要抓了吗?”

傅善祥知她多心了,就小心赔笑说:“你别往别处想,我是怎样的人,日后你

就知道了。你快离开这里吧,免得让你生气。”

傅善祥走了,洪宣娇犹在那里生气,后来,她忽然想到了该去通知谢满妹,此

时只有一条活路:逃走。

9.西华门女馆(锦绣营)

洪宣娇快马加鞭一口气跑进锦绣营时,发现很多人在悄悄议论什么,一见她来

了,又都散开。

她把马鞍绳扔给 元拔,大声说:“谢满妹呢?我找她。”

一个叫翠兰的军帅惊讶地反问:“洪丞相,你还不知道吗?方才东殿来人,把

她抓走,押到东牢里去了。”

洪宣娇惊得头皮发炸,没想到杨秀清办事如此干脆利落。恰在这时,锦绣营里

扛大旗的胖丫头走过来了,问候了洪宣娇一句:“洪丞相安好。”

洪宣娇冷冷地问:“是你把谢满妹告发了吧?”

傻乎乎的胖丫头不知深浅,沾沾自喜地说:“是呀。不是说密告有赏吗?”

洪宣娇望着那张油光光可憎的脸,挥手打了她一个大耳光,说:“赏你!”

由于出手太重,胖丫头被打了个大跟头,脸上紫涨起五个鲜红的手印。

众人全都大惊失色,却没人敢言语。

元拔拉来战马,洪宣娇跨上马一溜烟冲出了锦绣女营。

10

燕王府秦日纲气哼哼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韦昌辉说:“咽下这口气算

了,你该学学我,扒下裤子在百官面前露出屁股挨打,我不也挺过来了吗?”

秦日纲说:“我是个直脾气,我可没有北王那么深的涵养。”

韦昌辉说:“你不可说气话。封你为王,这不是东王的恩典吗?”

秦日纲忿忿地说:“我只谢天王。”

韦昌辉劝道:“因小失大得不偿失。不要为了一个马夫而引火烧身。”

秦日纲说:“这哪里是教训马夫?打的是马夫的屁股,可羞在我秦日纲脸上。

他杨茂林算个什么东西?对天朝没有尺寸之功,仗着是东王的同庚叔,竟敢在我燕

王府门前打我的人,打个半死还不饶,又要抓到大牢里去问死罪,这不是欺人到家

了吗?”

看看水到渠成,韦昌辉说:“是呀,人总要顾全个面子、尊严。我很佩服黄玉

昆的气节和胆识。”

见他卖关子,秦日纲忙问:“黄玉昆怎么了?”

“你还不知道吗?”韦昌辉说,“都轰动天京城了!黄玉昆摔了乌纱帽,不当

那个卫天侯了!”

如野火燎原,秦日纲心上立刻烧起了一场令他头脑发昏的大火。他也把帽子抓

了下来,大叫一声:“去他的,这受气的燕王我也不当了!”并且大叫:“簿书!

过来,给天王写奏章,辞去王位!”

韦昌辉说:“你还是三思才是,万一惹恼了东王,他会以为你与黄玉昆串通一

气,是要挟他呢,那就把事情闹大了。”

秦日纲说:“我把王帽子都摔了,还怕什么!”

11

韦昌辉家内书房韦昌辉从燕王府回来,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他对韦俊说

:“有好戏看了,黄玉昆和秦日纲一侯一王都挂印辞官,杨秀清就会在天京城里为

千夫所指。”

“还有好消息呢。”韦俊说,“方才翼王府送来消息,说陈承瑢也同杨秀清闹

翻了,陈承瑢也辞官不干了。”

“这叫火烧连营!”韦昌辉喜不自胜,他见韦俊要出去,就问,“你干什么去?”

韦俊说:“我去听听风声。”

“你还是闭门不出为好。”韦昌辉道,“煽起风来点起火,烧不着自己才是赢

家。我们北王府要在这场风波中稳坐钓鱼台,不能让东殿觉察到我们参与了什么。”

“大哥过于谨小慎微了,”韦俊说,“此事闹大,东王会坍台的,你还怕他?”

“没那么容易。”韦昌辉老谋深算地说,“也许天王不到除掉他的时候,我们

犯不着让杨秀清当成大敌。”

韦俊说:“这样一来,小妹不用嫁给东殿的杨辅清了吧?”

“反正没有下定,”韦昌辉说,“可进可退嘛。”

12

天王府天父台下洪秀全不得不亲自来主持裁断这场危机了,他坐在天父台

上,左面坐着杨秀清,右面坐着韦昌辉、石达开,台下是文武百官,秦日纲、陈承

瑢、黄玉昆也都在。

洪秀全说:“天时、地利、人和,是国家兴旺之本,昔日我们从广西起兵,弟

兄间情同手足,现清妖未灭,战事频繁,正是尔等为天国用命之时,不可因纷争而

生仇隙,那只能使亲者痛,仇者快。”

杨秀清眼睛半睁不睁地枯坐在那里。

洪秀全又说:“秦日纲、陈承瑢、黄玉昆,尔等不可辞官,朕也不准,今朕为

汝等与东王和解。”

三个人没等说话,杨秀清突然浑身发抖,并且摇摇摆摆地站起来。

韦昌辉国视石达开,悄声说:“又来了!”石达开含而不露地笑笑,他们都把

目光投向洪秀全,洪秀全脸上是厌恶而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杨秀清终于代天父执言了:“……朕乃天父,尔等小子听着……”

从天王以下,不得不悉数跪下。

杨秀清说:“尔等小子听着,子不敬父失天伦,弟不敬兄失天伦,服事不虔诚,

一该打,硬颈不听教,二该打,我早就告诫过小子们,天下万部都靠秀清,对他不

恭,即是对朕不恭……”

说到此处,秦日纲与黄玉昆面面相觑已知不妙了。

果然,杨秀清要代天父大行挞伐了:“今秦日纲纵违规,黄玉昆不守职责,

陈承瑢助纣为虐,你三人实在令朕心寒,为张正气,今朕发令,将那无父无君的马

夫五马分处死,将秦日纲杖一百,陈承瑢杖二百,黄玉昆杖三百,不得宽贷。”

说毕,他浑身抖了一阵,收了神,天父大概驾鹤归去了,杨秀清坐回了他的位

置,众人都掸尘起立,杨秀清问洪秀全:“天父有何教谕?”

洪秀全忍气吞声地说:“天父要朕杖责秦日纲等人。”

东王说:“那就执行吧。”

洪秀全只得挥了挥手,秦日纲三个人到了如此地步已无法分说,被拖到了广场

上,当众仗打。

最惨的是那个已经遍体鳞伤的马夫秦三,头和四肢各被挂上了一根粗棕绳,另

一端分别绑在五匹马的鞍子上,每匹马上骑着一驭手。

执黑旗的行刑吏挥了一下黑旗,五匹马向前方迈了几小步,马夫被凌空吊起,

又挥了一下黑旗,五马狂奔,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血溅起几丈高。

13

东牢谢满妹手脚上着铁镣,坐在牢中的草铺上,望着尺方小窗外的一点蓝

天,那里有一只麻雀,在小窗台上跳来跳去,总不肯飞去。

谢满妹不时地呕着,门口地下放着一碗饭,她没吃过,大白天居然有几只老鼠

窜出来围着饭碗怡然自得地吃着。

狱中长廊响起一阵脚步声,接着是打开铁栅门的哗啦声,谢满妹扭头望去,见

李寿春带几个女狱吏走了进来。

小老鼠们缩头缩脑跑开,看看并无危险,又从墙角洞口溜回来。

“怎么不吃饭?”李寿春说,“到了出红差的时候,也得当个饱鬼呀!”

女狱吏为李寿春搬来一把椅子,那肥硕的身子坐上去,椅子像要散架子一样吱

吱嘎嘎地响个不停。他那橘子皮一般粗糙的脸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李寿春问:“想明白没有啊?”

谢满妹说:“没什么可说的。你就是用铁棍撬开我的牙,你也别想问出一个字

来。”

李寿春说:“真没见过你这样死心眼的人。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是人呢?东王

说了,只要你把那与你通奸的男人供出来,就赦免你死罪。”

谢满妹绝对不会轻信,她嘲弄地说:“你告诉东王,那个人是神。我夜里做了

个梦,神破窗而入,把一枚珍珠向我投来,醒来就有孕了。”

李寿春知道她是信口胡说,就说:“这话我可不好向东王奏明。”

“你只管去奏,”谢满妹嬉笑怒骂地说,“东王不是常常天父临凡吗?说不定

让我受孕的神正是天父呢,那,我怀中的孩子可就是东王的弟弟了,叫他小心点…

…”说着,她纵声大笑,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李寿春吓得捂起了耳朵,连说:“罪过,罪过。你这是自找苦吃,谁也没有办

法救你了。”

李寿春带人走远了,谢满妹挣扎着起来,她手捂着肚子,伤心地说:“孩子,

娘对不起你,也许,你不等出世,就要跟娘一起到阴曹地府去见阎王了……”

14

东王府承宣厅洪宣娇又一次来见傅善祥,她带了好些东西来,提在 元拔

的提盒中。

傅善祥说:“别人不能见,你还不能见吗?万一东王怪罪下来,我担着。”

洪宣娇问:“你看,东王会杀她吗?”

傅善祥苦笑了一下,说:“这不是不言自明吗?”停了一下,她又补充说:

“东王让她把与她通好的男人供出来,说那样可免她死罪。”

洪宣娇看了傅善祥一眼,问:“你的意思,让我去劝劝她?”

傅善祥看了看周围的女官、宫女们,不置可否。

在送洪宣娇出来时,傅善祥悄声说:“能保住一个是一个吧,千万别让她供出

男的来,何必死一双呢。”

洪宣娇感激地看了一眼,说:“我不忍心看着她肚子里的孩子没见天日就一道

去死,孩子何罪?”

傅善祥同情地叹了口气。

“你能不能劝劝东王,”洪宣娇说,“能让她活十个月,让她生下孩子再处死,

行吗?”

“我尽力吧。”傅善祥说,“我不敢说一定能行,东王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其

实,这也可以去求天王啊。”

“我会的。”洪宣娇说,“我怕越过了东王反而使他更生气,对谢满妹更不利。”

两个人走到二门牌楼下时,见侯谦芳引着杨辅清向里面走来,杨辅清见了洪宣

娇笑眯眯地站下,问候说:“丞相姐姐一向可好?”

“好,谢谢你惦记着。”洪宣娇问,“刚从前线回来吗?”

杨辅清说:“一直在皖北,臂上受了箭伤,回来调治,有一个月了。”

洪宣娇向前走了,说:“杨辅清总是笑呵呵的,不像他哥总是一脸云彩。”

傅善祥真想说,杨秀清就是在做爱时脸也是阴沉沉的。她为自己有这个飞来的

意念感到好笑。她望一眼杨辅清的背影说:“他今天是来相亲的。”

“相亲?谁家的姑娘?”洪宣娇问。

“你想不到吧?北王的妹妹,韦玉娟。”洪宣娇一听傅善祥的话,的确吃了一

惊。她忍不住冒了一句:“北王与东王可是水火不相容的呀。”

傅善祥莫测高深地笑笑,说:“水火不容倒水乳 融,不正是很有趣的事吗?”

洪宣娇努力咀嚼着傅善祥的话,觉得韦昌辉这个人实在不可等闲视之。

15

东牢中狱卒又一次端走被老鼠吃残的饭,换上了一碗新的,上面有几片菜

叶。

坐在墙角看天空的谢满妹看都不看一眼饭碗。那只灰黑的麻雀依然在窗台上跳。

哗啦一声,牢门打开,洪宣娇出现在门外,她轻轻叫了声:“谢满妹!”

谢满妹像是离娘的孩子回到母亲怀抱一样,顿时泪如泉涌。 元拔一脚踢开挡

在门口的破碗,老鼠吓得吱吱叫着四散逃开,米粒沾了满墙。

他回头大吼一声:“打扫打扫!搬张桌子来。”几个狱车马上跑来,扫地的、

搬桌椅的,一阵忙乱,等收拾得像个样子了, 元技站到了门外,对狱卒们说:

“走远点,不叫别来。”

狱卒们灰溜溜地走了。

洪宣娇把提盒里的饭菜一样样摆到桌上,说:“吃,不吃东西算什么。话又说

回来,就是到了出红差断头那一天,也不能一走三晃提不起精神啊!咱女馆锦绣营

的人都是铮铮铁骨。”

谢满妹拭去泪水,勉强往口中塞了一口饭。

洪宣娇说:“从明天起,我让 元拔天天给你送饭来,不吃他们的猪狗食。”

谢满妹说:“普天之下,只有你一个人把我当个人看呐。”

洪宣娇说:“抬起头,挺起腰来,你没什么丢人的。我本来要启程上山东的,

林凤祥他们困在连镇、高唐州,援军上不去,那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为

你这事,我只得晚走了。”

谢满妹说:“姐姐别因为我误了大事。”

“别婆婆妈妈的。”洪宣娇说,“你放心,有我在,你死不了。”

也许是有她的安慰,谢满妹心情好多了,吃了几口饭菜。

洪宣娇小声问:“他知道吗?”

谢满妹也小声说:“他领兵在外,怎么会知道。”停了一下,她冷笑一声,说

:“东王想得够美的了,让我供出男的来,说不杀我。”

“你信吗?”洪宣娇问。

“鬼才信。”谢满妹说,“将来,你见到他,就说,我最对不起他的是没能保

住他的孩子……”

“别傻了。”洪宣娇说,“你死到临头了,还替他着想。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平时甜言蜜语的,到出了事,就把头一缩,有几个敢出来顶事的?”

谢满妹充满爱意地说:“他,倒不是那样的人。”

洪宣娇忍不住笑了:“你呀,我在这替你抱屈,你却还替他说好话,真是不可

救药了。”

谢满妹不吃了,把碗收拾到提盒中。

洪宣娇说:“我要走了。嘱咐你几句话,要多吃饭,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你也

得吃。还有,你要往宽处想,我不相信我洪宣娇救不了你的命,不但救你,我还要

把男女不能成亲的陋规打烂它!”

谢满妹充满期冀的眸子望着洪宣娇,庄重地点了点头。
太平天国最新章节http://www.guz520.com/taipingtiangu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蒙古秘史剑桥中国晚清史1800-1911年细说两晋南北朝吕氏春秋白话文北洋军阀史话南史演义史通正说宋朝十八帝金小史两宋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