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孤舟阅读网 > 历史兵书 > 左传

伍员奔吴

左传 | 作者:左丘明 | 更新时间:2017-07-16 22:01:37
推荐阅读:三十六计全文阅读孙子兵法十三篇反经在线阅读吴子吕氏春秋白话文曾国藩《冰鉴》全文及译文文史通义南齐书白话版千百年眼书目问答原文译文
-----*佞小人如耗子屎

【原文】

楚子之在蔡也①,矍陽封人之女奔之②,生大子建③。及即位,使伍奢为之师④,费无极为少师⑤,无 焉,欲谮诸王③,曰:“建可室矣(7)。”王为之聘于秦。无极与逆(8),劝王取之。正月,楚夫人赢氏至自秦(9)。

楚子为舟师以伐濮(10)。费无极言于楚子曰:“晋之伯也(11),迩于诸夏;而楚辟陋(12),故弗能与争。若大城城父(13),而置大子焉,以通北方,王收南方,是得天下也。”王说,从之。故大子建居于城父。(以上昭公十九年)

费无极言于楚子曰:“建与伍奢将以方城之外叛(14),自以为犹宋、郑也,、晋又 辅之,将以害楚,其事集矣(15)。”王信之,问 伍奢。伍奢对曰:“君一过多矣(16),何信于谗?”王执伍奢,使城父 司马奋扬杀大子。未至,而使遣之。三月,大子建奔宋。王召奋 扬,奋扬使城父人执己以至(17)。王曰:“言出于余口,入于尔耳,谁告建也?”对曰:“臣告之。君王命臣曰:‘事建如事余。’臣不佞, 不能苟贰(18)。奉初以还(19),不忍后命,故遣之。既而悔之,亦无及已。”王曰:“而敢来(20),何也?”对曰;“使而失命,召而不来,是 再*也(21)。逃无所入。”王曰:“归。从政如他日。”

无极曰:“奢之子材,若在吴,必忧楚国,盍以免其父召之。 彼仁,必来。不然,将为患。”王使召之,曰:“来,吾免而父。” 棠君尚谓其弟员曰(22):“尔适吴,我将归死。吾知不逮(23),我能死,尔能报。闻免父之命,不可以莫之奔也;亲戚为戮(24),不可以莫之 报也。奔死免父,孝也;度功而行,仁也;.择任而往,知也;知 死不辟,勇也。父不可弃(25),名不可废(26),尔其勉之!相从为愈(27)。”伍尚归。奢闻员不来,曰:“楚君、大夫其旰食乎(28)1楚人皆杀之。

员如吴,言伐楚之利于州于(29)。公子光曰(30)“:“是宗为戮,而欲 反其仇(31),不可从也。”员曰:“彼将有他志(32),余姑为之求士,而 以待之(33)。”乃见 设诸焉(34),而耕于。(以上昭公二十年)

【注释】

①楚子:指楚平王。②矍(jue)陽:蔡国地名,在今河南新蔡,封人;。管理边境的官员。奔:不按礼而娶,即姘居。③大子建:太子建,即 王子建,楚平王太子。④伍奢:伍举的儿子,楚国大夫,伍尚、伍员 (yun)的父亲。⑤少师:教导和辅佐太子的官。(6)谮(zen):诬陷, 诬告。(7)室:娶妻,成家。(8)与逆:参加迎亲。(9)楚夫人:指 原先为楚太子建礼聘的秦女。(10)舟师:水军。淄;南方部落,在今湖北 石首。(11)伯:同“霸”。(12)辟陋:偏简陋、(13)城:筑城。城父: 楚国邑名,在今河南宝丰东四十里。方(14)城:地名,在楚国北部边境。 (15)集:成。(16)过:一次过错。(17)城父人:城父大夫。(18)苟 贰:随便怀有二心。(19)奉初;接受头一次命令。还(xuan):周旋。 (20)而:你。(21)*:犯。(22)棠:楚国邑名,在今河南遂平西北。尚:伍 尚,当时任棠邑大夫。员:伍员。(23)知:同“智”。不逮:不及。(24) 亲戚:至亲,指父亲。(25)父不可弃:兄弟二起逃走就是弃父。(26)名 不可废:兄弟一起殉父,无人报仇,就是废名。(27)愈:胜过。(28)旰 (gan)食:晚食,不能按时吃饭。(29)州于;吴王僚。(30)公子光:吴 王夷昧的儿子。(31)反其仇:报其仇。(32)他志;别的用心,指想杀僚夺位。(33):乡野。(34)见:引见。(zhuan)设诸:吴国勇士。

【译文】



楚平王在蔡国的时候,蔡国矍陽边境官员的女儿私奔到他那里,生下太子建。到平王即位时,便派伍奢当太子建的老师,派费无极当少师。费无极得不到 信,想要诬陷太子,说;“太子建可以娶妻了。”楚平王从泰国为太子建聘得女子。费无极参加了迎亲,却劝说楚平王自己娶这个女子。正月,楚平王的夫人赢氏从秦国来到了楚国。

楚平王组建了水军以攻打濮人。费无极对楚平王说:“晋国之 所以能够称霸,是因为*近中原;而楚国偏狭小,所以不能同 晋国争雄。如果扩大城父的城墙,把太子安排在那里,以便和北 方各国交往,君王会已收取南方,这样就可以取得天下。”楚平天很高兴,听从了费无极的话。因此,太子建就住在了城父。

.......

费无极对楚平王说。“太子建和伍奢准备率方城以外的人反叛,自己认为像宋国和郑国一样,国和晋国又一起帮助他,将用他来危害楚国,事情就成功了。”楚平王相信了他的话,就责问伍奢。伍奢回答说:“君王有一次过错就够严重了。为什么还要听信谗言?”楚平王把伍奢抓了起来,派城父司马奋扬去杀太子建。 奋扬还没有到城父,便先派人送去了太子建。三月,太子建逃往宋国。楚平王召来奋扬,奋扬让城父大夫把自己抓起来送到国都。 楚平王说;“话出自我的口中,进入你的耳朵,是谁告诉了太子建?” 奋扬回答说:“是臣下告诉他的。君王曾经命令臣下说:‘事奉太子建要同事奉我一样。’臣下不才,不能随便有二心。臣下照当初的命令对待太子,不忍心照后来的命令做,所以送走了太子。不久臣下又后悔这样做,但已经来不及了。”楚平王说:“你还敢来见我,为什么?”奋扬回答说:“接受命令而没有完成,再召见不来、就是第二次犯错误了。臣下就是逃走也无处会容纳。”楚平王 说:“回去吧,还像从前一样处理政事。”

费无极说:“伍奢的儿子很有才能,如果他们到了吴国,必定会使楚国担忧,为什么不以赦免他们父亲的名义召他们回来呢?他们很仁义,一定会回来。要不然,他们就会成为祸患。”楚平王派人去召他们回来,说:“只要回来,我就赦免你们的父亲。”棠邑大夫伍尚对他弟弟伍员说:“你到吴国去,我准备回去送死。我的 才智比不上你,我能为父亲而死,你能为父亲极仇。听到可以赦 免父亲的命令,不能不赶快回去;亲人被杀戮,不能没有人报仇。赴死而使父亲得到赦免,这是孝顺;掂量成功的可能性而行动,这是仁义;选择重任而前往,这是明智;明知必死而不躲避,这是勇气。父亲不可以抛弃,名誉不可以毁掉,你努力而为吧!这样总比两个人跟在一起好。”伍尚回去了。伍奢听说伍员没有回来 说:“楚国君王和大夫恐怕不能按时吃饭了1楚平王把伍奢和但 尚都杀了。

伍员到了吴国,向州于说明攻打楚国的好处。公子光说:“这是他的家族被杀戮而想报私仇,不能听信他的话。”伍员说:“他是别有用意,我姑且为他寻求人才,在乡间住下等待机会。”于是,他把设诸推荐给公子光,而自己却在乡下种田。

【读解】

谄佞小人,真的就像耗子屎,掉到汤锅里,把好端端的一锅汤给搞坏了。这个故事中的费无极,便是这样的耗子屎。伍奢一家被弄得家破人亡,伍员出逃后助吴伐楚,十七年之后差点儿为楚国灭掉。几句谗言,就搅得天翻地覆,国家和百姓不得安宁。

不能小看了*佞小人。凡是有人群的地方,就有他们的身影凡是有利可图的时候,他们就会不择一切手段往里钻;甚至就多既无好事又无利可图、与他们毫不相干的时候,他们也会把臭脚伸进水中。

*佞小人往往有很大的能量,对此不可低估。他们善子看风向,嗅气味,找弱点,搞伪装,下毒手,借刀杀人,金蝉脱壳。多数时候他们活动的目的是为名为利为权,而也有时候纯粹为了发泄不满和妒忌。他们的内心陰暗得绝对不可透进陽光,散发著腐霉烂的气息。他们的所作所为也从来是不可告人,在暗地里进行的。

*佞小人永远不可能消失,就好像上帝在造人的时候就让人带上了人性的弱点一样,上帝他老人家也同时造出了好人和坏人,天使和恶魔。让这两种相对立的东西同时存在,彼此斗争。

是啊,小人无处不在,防不胜防。人们都相信光明总会战胜黑暗、人正不怕影子歪。但是,这种说法过于乐观。我们虽然不必悲观到怀疑光明终将战胜黑暗,好人不会永远不幸。但也不能不承认我们有时很难战胜小人,小人得志的时候也很多,况且双方 锋是一个过程,不是好人占上风,就是小人占上风。这是客观现实,也是过往的历史告诉我们的,所有的历史都是由善和恶组成的,没有清一色的善的历史,也没有清一色的恶的历史。

我们虽然无法使*佞小人从地球上消失,但提防他们总是可以的,一旦发现,与他们斗争总是能做到的,绝对讲不得半点儿客气。
左传最新章节http://www.guz520.com/zuochu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三十六计全文阅读孙子兵法十三篇吴子吕氏春秋白话文曾国藩《冰鉴》全文及译文文史通义南齐书白话版千百年眼书目问答原文译文宋书白话文